您当前的位置 : 内蒙古新闻网  >  五原县新闻网  >  人文五原
梦萦五原(节选)
内蒙古新闻网  2017/08/16 打印本页 【字体:    来源: 
 

        记得初中语文课本上有一篇贺敬之写的诗歌《回延安》,学那篇课文时我才十三四岁。诗句朗朗上口,让人成诵难忘。那时,我珍爱这首诗,是因为我喜欢作者热情
奔放、情深意重的情绪,喜欢那夸张、浪漫的文笔,也喜欢他对淳朴、厚重的陕北民风的描写。他那“手抓黄土我不放,紧紧贴在心窝上,几回回梦里回延安,双手搂定宝塔
山……”的诗句脍炙人口,经典绝伦。然而那时的我只能从字面上理解,难以感同身受地体会贺老的赤子之情。
        人生苦短,我今年已经64岁了,其中的大约五分之一时间在内蒙古度过,我把最美好、最珍贵的青春梦想挥洒在内蒙古,那里的山水、草木、人情早已嵌入我的生命之中。当那魂牵梦萦的思念之情从心底涌上来的时候,我真真切切地与贺敬之前辈有了情感上的共鸣。一种深深的情愫萦绕于心,五原——我的“故乡”,那里留有我青春的脚印,那里有我最亲的姐妹、兄弟和乡亲,他们让我时时牵挂,让我梦萦悱恻。
        1968年初夏,天津市六十一中学一行18人来到内蒙古五原县沙河公社韩无事村插队落户,从此开始了我们的集体户互帮互助的生活。18岁背井离乡,独立在内蒙古战天斗地,我经历了很多磨砺,这段经历让我刻骨铭心,永生难忘。
        割麦子——下乡后的第一场考验
        劳动是我面对的第一关。第一项农活是割麦子,长长的麦垄,一眼望不到边。顶着炎炎的烈日,挥着厚钝的镰刀,汗水流到眼睛里,流到嘴里,又咸又涩。顾不上擦
汗,顾不上直腰,埋下头不停地往前赶。一不小心左手食指被镰刀割开了半寸长的口子,我用力按住伤口,血还在流。看着渐渐落在别人的后面,真是心急如焚,索性像老
乡那样抓起一把土按在伤口上,低下头继续割麦子。鲜血甩在麦秆上点点滴滴,猩红刺眼。好不容易割到地头,腰像折了一样疼痛无比。刚想坐下休息,只见已坐了多时的老乡们又站起身向新的地段开割,无奈的我只好咬紧牙关跟上队伍……太阳西斜,人们站在地头准备收工,我还像麦浪中的一只小舟奋力地向前划,几个好心的娃娃和同学从对面接了过来,我的几垄麦子终于被放倒了。
        记工分——心灵的第一次碰撞割过麦子,队长看我体弱,安排我到瓜地干营生,这是给老人和妇女安排的活儿。为了不示弱,我抢着挑瓜、运瓜,尽量抢重活干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冬天,队里评下来工分,我是知青组中全组最低的,和十一二岁的女娃娃一样多,为此,我躲在被窝里偷偷哭了许多次。过去我在班里学习成绩总是数一数二的,这种居于人后的状况深深刺痛了我,我发誓转年要下大田,要和别人一样去锻炼。转年我的体重增加了14 斤。身子骨结实了,割地、平地、打堰、挖渠、脱坯、起圈等营生都会干了。冬天,我终于和同学们评了一样的工分,虽然工值只有0.18 元,值得欣慰的是我不比别人差。
        堵渠口——令人失笑的“英雄行为”
        初到农村,我们这些不谙世事、只凭热情和理想办事的知青闹出了不少笑话。那是下乡约半个月的一天,收工后大家围坐在一起吃晚饭,忽听200米之外的渠上有人
高喊“: 跑水了,快堵口子呀!”来不及多想,18个人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向渠口,“扑通”,是谁首先跳进渠里,紧跟着我们17个同学争先恐后地跳了下去,里三层外三层,肩膀靠着肩膀把两米多宽的渠口堵了个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老乡们提着铁锨赶到了,他们一边心疼地说“: 这些娃娃做甚呢!水里凉,快上来。”一边把我们从齐腰深的水里拉上来,六七个壮劳力挥动铁锨向渠口培土,十多分钟渠口加固完毕。我们的“英雄行为”在老乡们看似平淡的举动面前显得暗淡无光。瑟瑟凉风,给我们发热的头脑降了
温,我们不由得为刚才的滑稽举动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 自留地——让我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
        下乡第一年正赶上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,除一小片“自留地”留给农民种菜外,自留树、自留畜全部归生产队所有。看着贫下中农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时心痛的样子,我们这些知青暗暗笑话他们自私、愚昧。为了解决知青的吃菜问题,队里按照人头分给我们一块自留地,并帮我们种上了土豆和蔓菁。为了表现对“资本主义尾巴”的鄙视,我们宁肯在平整土地时抢挑最重的箩筐,打堰时抢挖最长的地段,割地时抢最宽的麦垄,却谁也不愿意在小组的“自留地”里多干一分钟。记得第一年我们下“自留地”干活时带着上好弦的闹钟,铃声一响,地里马上没了人影。那年,秋天的大雨泡了包括知青点在内的不少人家的“自留地”,土豆臭在地里。看着老乡哭天抢地的样子,我们无动于衷且幸灾乐祸。转年初春,知青点断了菜,整整五个月没有菜吃,老乡家全靠自留地接短儿,我们这才认识到“资本主义尾巴”的重要性。看着我们可怜的样子,为知青点做饭的大爷找来些蒜和辣椒,用油、盐拌上,供我们下饭。有了教训,第二年,知青点的“自留地”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引得老乡们羡慕不已。土豆、萝卜、大葱、大豆、豆角……应有尽有,男知青成了“自留地”的主力,女知青则想方设法使“自留地”中的果实变为“美味佳肴”,知青点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了。

[责任编辑安小阳]